第二百六十四章 林油坊与赵寡妇(二合一)_271_飞升被遣返,我成全球至强
笔趣阁 > 飞升被遣返,我成全球至强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林油坊与赵寡妇(二合一)_271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百六十四章 林油坊与赵寡妇(二合一)_271

  (那章很难放出来了,我会重写一章番外尝试替换,以免订阅的亏损,这里是大修过的章节,希望顺利通过。)

  龙泉花园,一幢十几层的高楼。

  西装革履的男子慌张地推门进来,连拖鞋都顾不得换,快步来到房门紧闭的主卧前,焦急地对迎面而来的中年妇女道:

  “张阿姨,我爸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阿姨端着一碗满当当的小米粥,刚走出来,脸上愁色很重,“林先生,就跟我在电话里说的一样,老人家的身体突然恶化,一口饭都不肯吃,我想带他去医院,他却死活不愿意,我是没办法了,才电话打扰你。”

  “我爸那么珍惜粮食的一个人不吃饭?怎么可能!这样,我进去跟他谈谈,你赶紧联系公立医院的李主任,跟他说明一下情况,让他提前安排一个床位。”

  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  交谈完,男子站在门前搓搓脸颊,将眉梢挂满的愁色赶走,然后推门走进卧室。

  映入眼帘的,是一扇澄澈的落地窗。

  纤尘不染的窗户,映照着外面阴沉如墨的天空,在这灰暗场景映衬下,洁白床铺的捧托上,一位垂朽的老者静静躺卧,目光悠远地盯着天花板。

  “爸?”

  男子内心没由来地一颤,提高音量又喊一声,“爸!”

  “诶……”

  老者终于是回过神来,气若游丝地应道。

  男子登时松一口气,坐到床边,握着父亲枯瘦如柴的手掌,感受着上面化不开的凉意,心中不断自责,自己总是忙于生意,却忽视了父亲的身体。

  他快速地眨眨眼,以免辛酸的泪水落下,随即温和问道,“爸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我预约了医生,咱们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  老者紧贴枕头的头颅,像生锈的齿轮一样,艰难而小幅度地转了转,“儿啊……我这,不是病。”

  “对对对,不是病,应该是您现在肠胃的吸收功能不好,营养没跟上。”

  男子的目光飘过老者的腹部,他知道,父亲患有胃癌,不过发现得早,他又舍得花钱,先进手术,昂贵药物,专人保姆,顿顿营养餐,基本上彻底根治了。

  他嘴上安慰父亲,心里却也纳闷,上次复查还好好的,怎么莫名其妙就恶化了呢?

  “我……我…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老者声音沙哑,艰难地说着,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会得病吗?”

  “还不都怪你暴饮暴食,我早就说了,要少食多餐,你呀!”

  男子语气中夹杂一丝责备。

  老者沉默一会,半晌,才再次出声,“小时候……饿怕了。”

  男子顿时不说话了。

  他知道,父亲是几十年前那场可怕饥馑的亲历者,所以对于食物格外重视,宁滥不缺,每次打电话,首句也必然问他:你吃了吗?

  “儿啊……你知道,我为啥子非要留在这座小城吗?”

  男子摇头。

  他也很疑惑,多年前,他提出要在自己工作的城市买套房子给父亲住,离得近,也好照顾他,可父亲却近乎偏执地拒绝,非要留在这里,留在老家。

  “因为……我身下的土壤里,埋着我的父母、我的亲人啊!”

  说着,老者的眸中,竟罕见地泛起一丝光亮,随之,他颤巍巍地讲述起一段悲惨的往事。

  …

  几十年前,息城莫说城,连镇子都不算不上,只是一片小村庄。

  几十年前,它叫林油坊。

  油坊,顾名思义,这片村庄的人,多以榨油为副业,加上姓林的比较多,大家就都这么喊了。

  这一年,全村忙活起来,收足了黄豆、花生、芝麻、棉籽、油菜籽等原料,准备等秋后正式开工。

  然而这一等,就是好几年。

  因为,绵连数十城的灾难,来了。

  干旱,洪涝,虫灾,人祸……每一次都称得上劫难,而这些连番轰炸,自然让整个天南沦陷。

  饿殍载道的人们,有两个选择:

  一,逃难。

  拖家带口,背井离乡,一走就是几百里路,说不得还要被人嫌弃地往外赶。

  二,死守。

  像一棵沙漠上的小草般,扎根在干涸的沙土中,幻想着不知何时能来的甘霖。

  当然,还有一些人选择落草为寇,打着‘人不为己天诛地灭’的名号,到处抢劫掳掠,不过他们已然不算人了,姑且按下不表。

  林油坊的运气比较好,他们由于今年的榨油活儿,储备了不少粮食,若是省吃俭用,能坚持好长一段时间。

  于是,他们选择留在村落里,相信苍天会怜悯世间,来日农田必稻香四溢。

  可米缸越来越空,粮仓越来越旷,粮食却颗粒无收。

  原本还有闲情逸致串门的家家户户,纷纷紧闭门窗,生怕做饭时飘出一些香气,引来满村遍野的‘饿狼’。

  有一家却没关门,因为,他们一粒米都不剩了。

  家里的顶梁柱,看着床上饿得皮包骨两位老人,想起以前听说书人讲的古代孝顺故事,一咬牙,拎起菜刀,从大腿上削掉两块肉。

  然后,死了。

  一是流血过多,二来,村里有个德高望重的老中医看过,说是破伤风。

  不管死因如何,这家姓赵的媳妇,变成了赵寡妇。

  可没过几天,村里勉强能果腹的一些老人家就嘴碎、到处传言,说是这赵寡妇克夫,不详,不然的话,一个大老爷们,掉两块肉而已,怎么说死就死了呢?

  这些话越传越广,赵寡妇牵着女儿去剥树皮的时候,感觉好多人都用绿油油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
  赵寡妇怕那些人饿极了,就着由头,把她和女儿吃掉,再者,家里的两个老不死的也很麻烦,因此果断把家里能吃的东西都带上,往外跑,准备逃难。

  可刚到半路,就被一群土匪堵住了。

  这群土匪,为首的叫张独眼,瞎掉的左眼,是小时惹祸了,拜暴脾气的老爹所赐。

  匪徒张家帮,这段日子抢劫了不少村庄,粮食倒是不缺。

  俗话说,饱暖思**,吃饱了撑的张独眼,本就打算在村里捞几个压寨夫人繁衍后代,路遇这有几分姿色的赵寡妇,还有那养几年也能用的小丫头,顿时起了心思,把她们带回大本营。

  赵寡妇心想,跟谁睡不是睡啊?

  至少在这边,还能填饱肚子呢!

  她本来还打算羊装抵抗一番,可当一盘直冒白气的大馒头端上来,她立马亮出自己的两个,一边吃着,一边被吃。

  就这样,赵寡妇成了张家帮的压寨夫人,有心狠手辣的男人在,她可是威风得紧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,许是天天沉溺色欲、被掏空了身子,张独眼有次冒雨带着弟兄们抢了一个村子后,感上风寒,一病就是好久,中药一包包地煎,陶罐一只只地灌,但却没有任何起色。

  碰巧,匪帮里有人打听到赵寡妇的来历,背后议论,说是又要‘克死’一个。

  这话被张独眼听了去,先是气那些手下敢背地里咒自己,再是恐慌,生怕被‘克’死,于是想找人做掉压寨夫人。

  他本来还有些不舍的,但想想还有个小的,凑活凑活也能用,一咬牙……行,动手吧!

  可赵寡妇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,自打张独眼病倒,她就联想到自己先前的境遇,生怕失去靠山,便早早睡到二当家王麻子的床上,成了他的姘头。

  王麻子自小一脸麻子,又丑又矮,哪有女人投怀送抱啊?还是有几分姿色的!

  去你妈的克夫……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呀!

  以前,王麻把张独眼当手足兄弟,可一听说好兄弟要动赵寡妇,再加上害怕睡他婆娘的事败露出去,当即决定先下手为强。

  可怜张独眼,烧得脑袋湖涂,都没怎么察觉,就把一碗砒霜当草药喝了,当场去世。

  就此,王麻子成了大当家,匪帮改姓为王,而王麻子又对赵寡妇言听计从,所以这个寨子实则姓赵。

  得势的赵寡妇,可是个‘念旧’的人。

  眼见周围大大小小的村子都被抢得差不多了,她想起第一任夫家所在的林油坊,决定故地重游,‘衣锦’还乡。

  炫舞扬威,报复那些嘴碎的八婆,只是顺带的。

  赵寡妇真正的目的,是惦记那些榨油大户储备的豆子花生、芝麻油菜,虽说寨里不缺吃喝,但米面吃久了,终归有点腻,得换换口味。

  可是,林油坊的榨油大户,无一不是村长之类的狠角色,他们直接开了一个满当当的粮仓送给村民,宁可喂饱全村,也不送给匪徒一粒花生米。

  在粮食的鼓舞下,全村人拿起武器,镰刀,锄头,铁锹,钉耙,甚至还有扛着铁犁上阵的,一副死战的模样。

  匪徒们也火了。

  这年代,粮食是命没错,可拿出来绝大部分,好歹能多活几天。

  敢反抗?

  现在就得死!

  匪徒们大多是精壮的汉子,又不缺吃喝,再加上武器不差,这一动手,顿时取得压倒性的优势。

  村民们也是饿怕了,想着,一点点饿死多煎熬,反倒是对着那些铡刀伸头,还能死个痛快。

  这边五大三粗,那边仰仗着人多,以及不怕死,这一仗是越干越血腥。

  然而,林油坊的人再不怕死,他们也终究没有匪徒们心狠手辣。

  匪徒见人就杀,见房就烧,为了吓住这群人,他们提起砍刀,噼老柴,削人棍,开妇膛,摔阿斗……此般种种,惨忍至极!

  这场械斗,持续了好几个小时,从午间到夜晚,房屋烧得干干净净,夜色之下,只剩一地房屋的残骸,夹杂着村民的残骸。

  林油坊全村数百余人,逃走的不足五十号,也正是这些幸存者,将这桩惊天惨桉捅了出去。

  一传十,十传百,一些关注这场灾难的笔杆子注意到此事,火冒三丈,直接大篇幅写文登报,揭露人中之恶,一时间,举世哗然,残忍的匪徒们惹了众怒。

  全民愤慨,合力将这群土匪全剿,并带着几位首恶,尤其是赵寡妇,来到一地残尸的林油坊,杀了他们,以告逝去村民的在天之灵。

  …

  “那段日子……难熬啊!”

  本来气若游丝的老者,说起这件惨桉,彷佛恢复健康般,吐字清晰许多,“我们活下来的那些人,怕村里的尸体被外村的捡去吃,草草埋了一些还有人样的……”

  “至于那些血水啊,肉湖啊,跟泥巴混在一起的,我们就没办法了,只能……只能连同村子,一起葬下……”

  说到这,老者没有理会一旁听得震撼的儿子,目光跳向窗外,竭力往下看,往下看。

  “早些年,都传言咱们小区下面是坟地……”

  “是,没错……”

  “那时,施工队来了,地底该挖的挖,改迁的迁,剩下的都烂在泥土里,早就成养分喽……”

  “是有坟,但没什么好怕的……”

  “因为下面呀……”

  “都是咱的亲人,是好人,是一群饿怕了的可怜人……”

  “最该千刀万剐的是赵寡妇和那帮土匪……”

  “她…”

  “她!”

  老者突然鼓起眼睛,像是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。

  “爸,爸!”

  男子从这段悲惨的往事中反应过来,意识到,先前父亲可能是回光返照,现在,老人家是真的危险了!

  “张阿姨!张阿姨!叫救护车!叫救护车!”

  男子扭头吼了两句,再回过头来时,却见父亲的神色逐渐恢复平静。

  “我怎么……好像……又看到那个臭娘们了……”

  “啐……晦气……”

  “你瞅什么瞅……我们林油坊……没有怕死的……”

  “要是老子当年……拿得动刀……”

  “要不是我当年……还要带着村里的大虎,二妞,铁柱,狗蛋先跑……”

  “老子,非给你一刀不可!”

  老者的身板硬邦邦地一挺,后脑勺短暂离开枕头,朝窗外砸了一记恶狠狠的眼神。

  旋即,无力地躺倒下去,嵌在软和的床铺里。

  “爸——!

  !”

  屋内,一道凄厉的喊声炸响。

  屋外,死气弥漫,冲天而起。

  一道风韵犹存的虚影,逐渐凝实。

  “那个老不死的,是当年林油坊的余孽!”

  虚影汲取着周围的记忆碎片,加之圣主赐予的诡力,瞬息间,就回忆起往事,并得知当世的时代背景。

  “临死还敢招惹老娘,看我不宰了你儿子,送他到阴曹地狱跟你相聚!”

  虚影还没彻底凝聚人形,尖叫一声,急匆匆地就要冲到楼上。

  可正在此时,一道道与她类似的人影,彷若雨后春笋,纷纷从地里钻出。

  他们神情冷峻,一言不发,挡在她的身前。

  “好啊!”

  最先醒来的虚影气极反笑,“你们这群老东西也都活过来了,看老娘是怎么再灭你们一遍的!”

  她一抬手,浑身紫气盎然,化作一只影子般的怪物,张牙舞爪地向其余人影扑去,将他们衔在口中,开始咀嚼。

  众多人影簌簌颤抖,似乎很痛苦。

  而虚影则彷佛吃了人间大补,身形愈发凝实。

  不多时,一个穿着粗布衣的村妇形象,降临世间!

  …

  某一栋楼,一家三口,还有一只雪白的小狗,正在家中吃饭。

  忽然,小狗脑袋一抬,似是感受到什么。

  它丢下口中骨头,快步跑到门前,一跃而起,拍下门把手,冲出门口,钻进楼梯道,消失不见。

  “小白!”

  饭桌上的少年大喊一声,扔掉碗快就跟了上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quge4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quge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