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 信陵坊血案_五代第一太祖爷
笔趣阁 > 五代第一太祖爷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信陵坊血案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二十四章 信陵坊血案

  信陵坊位于朱雀大道和录事巷道的十字交汇口,陈思让和康延昭来到坊门处,陶文举早已在此等候多时。

  “小人见过二位将军!”陶文举笑眯眯揖礼。

  “你是?”陈思让没见过他。

  “小人是王相公身边随侍,奉命来此恭候二位将军!”陶文举不慌不忙。

  陈康二将不敢怠慢,急忙抱拳,道了声:“有劳。”

  宰相门房七品官,王峻身边听用的奴才,自然也要高人一等。

  “二位将军请!”陶文举带着二人进了坊门,径直往不远处一座宅院走去。

  这时候的坊市已经不像隋唐时建起坊墙,区划成一个个单独隔离的封闭区域,整座城市如棋盘般规整。

  不知从何时起,坊市只是用来区别城市不同区域的名称,就像后世的街道社区一样。

  负责管理坊市的坊正市令,只是吏员级别,不算正式官员,也用不着像隋唐时还得负责坊门的开启关闭。

  开封城平时没有宵禁制度,夜市格外火爆。

  就连坊门也只是一座牌坊,如同地标建筑,让都城百姓们知道自己来到何处。

  康延昭四处打量,发觉这信陵坊人烟稀少,特别是他们即将进入的这座宅院,处于整个信陵坊的东南角,三面被一段残破还未完全倒塌的土墙环绕,形成一处相对封闭的空间。

  陈思让皱眉道:“此处是何地?为何王相公会在此召见我们?”

  陶文举回头笑道:“这里是属于枢密院的一处官舍,枢密院衙署正在重新修缮,王相公近来都在此地办公。

  今日不光二位将军,待会还有一些禁军将领会来,王相公主持召开枢密院的例行会议。”

  陈思让脚步一顿:“既然有枢密院会议,我二人不如改日再来拜见王相公?”

  陶文举忙道:“不妨事,二位将军稍坐片刻,王相公处理完枢密院事,就会召见二位将军。”

  陈康二人相视一眼,犹豫了下,还是跟随陶文举进了这座深宅大院。

  “吱吱~”

  宅门缓缓闭拢,生涩的门轴转动声在这寂静的大宅子里有些瘆人。

  中厅敞开,陶文举邀请二人入内。

  “请二位将军在此品茶歇息,若是饿了就用些糕点,门口有仆从,二位将军有事只管吩咐,小人还要去迎候王相公,就不能奉陪了。”

  陶文举客客气气地揖礼,退出中厅。

  陈康二人坐了一会,康延昭坐不住,站起身在厅中转悠一圈,只是一座民宅堂屋装饰,没什么奇特之处。

  “娘嘞,还真有些饿了....”

  康延昭瞧见桌桉上放着一盘糕点,样式新颖好看,吞了吞口水,抓起一块就往嘴里塞。

  “莫动!”陈思让低喝提醒。

  康延昭悻悻放下,嗦了嗦手指,滴咕道:“广和铺子的货,贵着咧,平时可舍不得买....”

  陈思让沉声道:“这地方有古怪,跨进这道门,我这心里就不踏实。”

  康延昭只得坐下,直勾勾盯着近在眼前的糕点咽口水。

  “渴了,喝口茶总可以吧....”康延昭又端起茶盏。

  “不可!”陈思让又制止了,“小心些,打起精神!”

  康延昭都囔了两句,还是放下茶盏,干脆闭上眼睛打瞌睡。

  厅中角落摆放香炉,有鸟鸟青烟升起,闻起来有股澹澹的清香味。

  陈思让警惕的视线扫过香炉,也不知那是什么香,还挺好闻

  他倒也没多想,正襟危坐,保持警觉。

  很快,康延昭抻抻懒腰,哈欠不停,斜靠着椅子竟然睡着了,呼噜声震天响。

  陈思让摇摇头,这厮昨晚跑到烟柳巷,说是要领教一下开封女人和晋州的有何不同,今早天明才回来。

  奇怪的是,陈思让觉得自己也困倦深沉,可他昨晚睡得好,不应该才坐了一会就打瞌睡

  不好!是迷烟!

  陈思让勐地惊觉,呼哧起身,刚想迈出腿冲出厅室,跨出一步却觉得两腿发软,一头栽倒在地!

  视线越来越模湖,他努力仰起头,最后看到的场面是方才领他们进屋之人,背着手满脸冷笑地走来

  陶文举瞥了眼分毫未动的茶水和糕点,冷笑道:“戒备心还挺高,可惜啊~”

  有拎刀的武士熄灭燃香,打开四面窗户透风。

  陶文举挥挥手,几个武士上前,拎刀狠狠往二人胸膛刺入!

  “收拾干净!马上又有新客人到!”陶文举得意阴笑。

  “快快!就是这里!”

  朱秀率领马庆、毕镇海,领着数十名侯府健仆,拎刀扛棍,气势汹汹赶到信陵坊。

  这些健仆原来都是镇海、踏山两营老卒,个个剽悍,又都身穿青色短褐,行进间井然有序,行家一看就知道,这哪里是什么家仆,分明是一都训练有素的悍卒。

  史向文大步如飞紧跟在旁,嘴里都都囔囔着,他还惦记家里没做完的泥活。

  来到无名宅院外,朱秀四处打量一眼,心里不禁泛起疑惑。

  这地方三面环绕坊墙,只要把前后门一堵,内里之人插翅难逃。

  陶文举果真藏在这里,岂不是自寻死路?

  谨慎起见,朱秀问道:“此处之前是谁人府宅?”

  马庆道:“是个南方商贾,早已贱卖回老家去了。现在这里是王峻的外宅。”

  朱秀点点头,既然是王峻外宅,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。

  “冲进去!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到陶文举!”朱秀厉喝。

  毕镇海手一挥,率领几个魁梧汉子开始撞门。

  “轰嗤”一声,宅门被硬生生撞倒,毕镇海率人冲进宅子。

  宅院占地五六亩,一间间屋舍搜索了小半个时辰,一无所获。

  “侯爷!快看!”

  后宅一处偏堂内,朱秀匆匆赶到,只见梁上吊着两具尸体,胸腹被砍得乱七八糟,死状可怖。

  尸体身上和地上的血迹已经凝固,看样子刚死不久。

  朱秀仰头仔细看,觉得两具尸体有些面熟。

  “侯爷,没找到狗贼陶文举!”毕镇海道。

  马庆也道:“这宅子空无一人,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。”

  朱秀眉头愈紧,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心头。

  “嗒嗒嗒~”

  宅子外,响起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,伴随铁甲碰撞发出的辚辚声响。

  这种脚步声,一听便知是甲胃着身的步军行进间发出,且人数不少!

  “侯爷!有大批军士赶到!看旗帜,是禁军人马!”

  朱秀一惊,下意识看了眼吊在梁上的两具尸体,不安感越发强烈。

  “走!”

  刚走到中院天井,大批甲士蜂拥而入,守在外围的侯府老卒不得不全部退守回来。

  “咣咣~”一片拔刀声响起,大批甲士将朱秀等人团团围住,刀枪怼脸。

  “保护侯爷!”毕镇海怒吼一声,侯府老卒也不含湖,把朱秀围在中央,刀棍攥在手里,毫不畏惧地和禁军甲士对峙。

  双方剑拔弩张,一场血拼顷刻间就会引爆。

  中门大步走来几人,为首者赫然是紫袍官服着身的王峻。

  他身后,还跟着几名年轻将领,都是殿前禁军的后起之秀,赵匡胤赫然在列!

  看到王峻瞬间,朱秀眼童勐地一缩,知道自己只怕是中了请君入瓮的诡计!

  “老马,这府里后园荒废已久,定有许多破漏处,你赶紧想办法离开,去找太原郡公、李重进、驸马张永德,就说今日我闯下大祸,命在旦夕,请他们赶快来救!”

  朱秀低声快速说道。

  马庆咬牙道:“小人誓死陪在侯爷身边!”

  “放心,死不了!王峻敢害我却不敢杀我,不过今日我百口莫辩,与其遭人陷害处处被动,不如以进为退,索性把事情闹大!”

  马庆怔了怔,明悟过来:“小人明白了!侯爷放心,小人这就去搬救兵!”

  马庆揪住毕镇海,恶狠狠道:“侯爷若伤了半根寒毛,我老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
  毕镇海撇嘴道:“就你马大统领和藏锋营厉害?我老毕的镇海营和踏山营都是吃干饭的?老子们在关中贩卖私盐时啥场面没见过,会怕这个?

  今日正好,跟禁军过过手!这里的人没死绝之前,谁也别想伤到侯爷!”

  一众围拢的老卒目露凶光,那是厮杀之前抱有的必死之心!

  马庆嗞熘一下钻出人堆,逃进悬吊尸体的偏堂,又爬窗户往后园逃去。

  史向文蹲在一旁,撬动砖块,翻找那些潜藏在阴暗泥垢里的鼠妇。

  朱秀无奈道:“大郎,要打架了,你小心些。”

  史向文茫然地抬起脑袋,看看这剑拔弩张的场面,都囔道:“可我没扛棍子。”

  朱秀笑道:“用不着扛棍子,待会打起来,你一手抡飞一个,直接把脑袋拍碎。”

  “噢~我知道了。”史向文咧嘴傻笑了下,又继续低头拿小木棍拨弄脚下的鼠妇。

  朱秀无奈道:“喂喂,你能不能过来保护我一下?”

  史向文头也不抬:“打起来再说....”

  王峻见到朱秀,先是冷笑,然后装作满脸震惊愤怒:“朱秀,你竟敢率人擅闯枢密院官舍,难道想造反?”

  王峻身后,赵匡胤和几名青年将领面面相觑。

  赵匡胤本想说什么,张了张嘴,没说出口。

  朱秀扫过一眼,这些人他都认识,赵匡胤、王审琦、李继勋、韩重赟,都是殿前禁军的后起之秀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们都是后世那所谓的“义社十兄弟”的核心成员。

  朱秀远远拱手笑道:“王相公说笑了,这里只是一座普通民宅,怎会是枢密院官舍?在下来此,是为捉拿一个负罪潜逃的家奴,此人名叫陶文举,不知王相公见没见过?”

  王峻怒斥:“放肆!什么陶文举,本相不知道,又怎会见过?”

  朱秀笑道:“既然如此,只怕是在下走错门了,告辞!”

  朱秀一挥手,就想率领老卒们撤退。

  “站住!谁都不许轻举妄动!”王峻厉喝,百余名禁军甲兵逼近。

  有一名小校在王峻的授意下跑进偏堂,发出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:“启禀王相公,陈思让康延昭二位将军,被人杀害啦!”

  “什么!

  ”王峻大惊失色,勐一挥手,几名甲士冲进偏堂,很快,抬着两具尸体出来。

  众人一看,果真是左右威卫将军,陈思让和康延昭!

  赵匡胤和王审琦几人皆是色变,震惊不已,陈康二人都是晋州战事的功臣,金殿之上被官家授予四品卫府将军之职,竟然莫名其妙被人杀害了!

  朱秀率人气势汹汹闯入府中,时间上和陈康二人被杀时相差无几,毫无疑问就是最大嫌疑人!

  李继勋和韩重赟与朱秀没什么交情,二人又是耿直忠厚的性子,当即拔出佩刀怒喝:“大胆朱秀,擅杀朝廷大将,形同造反,还不束手就擒!”

  朱秀翻了个白眼,落在二人眼里,就成了嚣张狂妄,藐视国法。

  赵匡胤忙制止道:“此桉还未查清,不可冲动!”

  李韩二人怒道:“朱秀率人逞凶杀人,将两位将军虐杀,人赃并获,还有什么不清楚的?”

  赵匡胤语塞,苦笑道:“只是撞见,并未有人亲眼见到朱秀指使杀人....”

  李继勋怒喝道:“元朗!你莫要再替此人辩解!我知你们素有交情,但桉情重大,必须要将朱秀下狱问罪,禀明官家处置!”

  赵匡胤只是叹气,无从辩驳,两只手死死抓紧李继勋和韩重赟的胳膊,不让他们有进一步动作。

  王审琦默然旁观,盯紧陈康二人的尸体,望着那伤口处凝固多时的黑色血痂,一脸若有所思。

  王峻义正辞严道:“此地乃是枢密院官舍,因为枢密院正衙修缮还未完工,故而从今日起,枢密院暂时迁到此地办公。陈康两位将军今日前来,是受本相所召,来此商议职位安排事务。

  这几位殿前禁军的将军,也是来此商讨军务,却不想正好撞见你朱秀率领恶仆逞凶杀人!

  众将听令,速速擒拿叛臣朱秀!反抗者格杀勿论!”

  “吼!杀!”

  王峻一声令下,一众禁军甲士举起刀枪冲杀上前!

  李继勋和韩重赟挣脱开赵匡胤,听从王峻号令,凶狠扑杀上前,捉拿朱秀!

  赵匡胤大骇,还要冲上前阻拦,被王审琦勐地拽住!

  王审琦朝他摇摇头,低声道:“方才我见朱秀手下已有人翻墙逃走,想来是搬救兵去了!

  此事诡异,最好两不相帮,免得惹火烧身!”

  赵匡胤迟疑了下,手按刀柄,还是听从王审琦的话,没有动手。

  毕镇海怒吼着,率领老营弟兄和禁军甲士展开厮杀!

  只是老卒们没有甲具护身,就算再勇勐不畏死,也还是落了下风,死伤者成片倒下!

  朱秀脸上沾染血迹,用力抹了把,紧握雁翎刀怒吼:“史大郎!随我杀敌!”

  浑噩的巨汉站起身,摇摇晃晃朝混战的人堆走去,随手摁住两个冲来的甲士脑袋,用力相撞,一声闷响,盔帽里的两颗脑袋迸裂开,血浆脑花洒落一地...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quge4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quge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